<output id="0tful"><ins id="0tful"><nobr id="0tful"></nobr></ins></output><input id="0tful"></input>

        1. <dl id="0tful"></dl>

        2. <output id="0tful"></output>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dl id="0tful"></dl>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output id="0tful"></output>

              <dl id="0tful"><ins id="0tful"></ins></dl>
              <dl id="0tful"></dl><dl id="0tful"><ins id="0tful"></ins></dl>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1. <output id="0tful"></output><dl id="0tful"><ins id="0tful"></ins></dl><output id="0tful"></output>
            2.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1. 摩登先生網

                本站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如違反國家法律請聯系我們底部客服刪除

                主頁 > 檔案資料 > 正文

                伊斯蘭國女性做什么?女性為何加入伊斯蘭國?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5-05-31 12:08:13

                伊斯蘭國的女人也殺人,也做飯,還替伊斯蘭國的男人生孩子!下面這個伊斯蘭國的女恐怖份子打算要殺掉美國人和英國人!


                圖片:揚言要成為第二個斬首美國或英國人的女恐怖分子
                人民網芝加哥8月21日電 美國記者福萊被“伊斯蘭國”極端分子殘忍殺害的視頻出現后,美國和英國情報機構開始追查,到底誰是那個操著一口倫敦英語并用利刃割斷福萊喉嚨的蒙面劊子手。普遍認為,福萊在敘利亞境內遇害。
                曾被“伊斯蘭國”扣為人質的男子稱,這個行兇者是英國公民,來自倫敦,名叫“約翰”。他和另外兩名來自英國的極端分子一起被稱為“黑色甲殼蟲”。約翰是“伊斯蘭國”骨干成員,今年早些時候曾與外界就人質交換問題進行過談判。
                在福萊遇害后,一名女性伊斯蘭國成員Khadijah Dare在社交媒體上自告奮勇地申請成為下一個殺死美國或者英國俘虜劊子手。這些人利用社交媒體大肆宣傳自己的極端思想并轉發血淋淋的斬首和屠殺照片來制造恐怖氣氛和炫耀武力。 摩登男士網:www.ceab.tw
                英方認為,共有500多名本國公民前往伊斯蘭國效力,另外有250多人可能已經重返英國潛伏。與其他國家恐怖分子相比,這些英國籍的恐怖分子(多為中東穆斯林移民后代,并非本土白人)更仇視美國,手段也更為殘忍,也更加冷血無情。
                與前蘇聯和俄羅斯境內“黑寡婦”不同的是,“伊斯蘭國”麾下的女性成員絕大多數并非為了給自己的直系親屬復仇而入伙,他們往往懷有“更為遠大的理想”,因此顯得無所畏懼。可以預見,“伊斯蘭國”為報復美軍空襲,將會對美英兩國平民發動更多襲擊。
                值得注意的是,福萊本人并非一開始就被“伊斯蘭國”綁架。他曾被敘利亞小武裝派別扣押,后該派別歸順“伊斯蘭國”,福萊才落入魔掌。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西方人可能被以類似方式交給“伊斯蘭國”做“投名狀”。美軍曾派特種兵營救福萊,但空手而歸。
                英國首相卡梅隆已經提前結束休假,專心應對本次危機。不過,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發表完譴責伊斯蘭國談話后,馬上就又去打了一局高爾夫球。

                女性為何會加入“伊斯蘭國”?

                美國《外交》雙月刊網站8月21日發表題為《伊斯蘭國”的女性——了解和對抗女性極端主義》的文章稱,在“伊斯蘭國”,女性組建了自己的一個旅,這令專家們感到困惑以及擔憂。在很多人看來,女性作為暴力極端主義者的想法似乎自相矛盾。女性究竟為什么會想要加入一場公然壓迫她們的政治斗爭呢?
                摩登男士:www.ceab.tw

                該問題的提出者做了兩個假定,第一是女性本性上比男性更愛好和平;第二是參加武裝叛亂的女性不過是一場男性游戲中的炮灰,她們愚蠢地為了一場對自己并沒有好處的運動而戰斗。“伊斯蘭國”的女性證明,這兩個假定都是錯的。

                參與暴力無關性別
                為了解“伊斯蘭國”的女性及其動機,可以將她們置于歷史背景之中,將她們與薩爾瓦多、厄立特里亞、尼泊爾、秘魯和斯里蘭卡自愿加入暴力團體和民兵隊伍的大批女性——她們有的甚至擔任高層軍官——放在一起考慮。在這些例子中,女性參與的根本原因都與男性相同。生活在十分保守的社會空間中,她們的民族、宗教或政治身份經常面臨威脅,說服她們拿起武器的通常是這些威脅,而不是任何根植于性別的不滿。
                “伊斯蘭國”尤為殘忍的暴力行為可能掩蓋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伊拉克的沖突也根植于身份:從根本上說,這場斗爭是遜尼派與什葉派穆斯林之間的一場派系斗爭,若干規模更小的少數群體被夾在中間。這樣我們就能夠理解為什么“伊斯蘭國”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漢薩阿旅在征兵時大大依賴身份政治,以感到自己身為遜尼派穆斯林受到壓迫的年輕女性為目標。

                (原文鏈接:http://www.ceab.tw/love/5313.html,轉載請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