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0tful"><ins id="0tful"><nobr id="0tful"></nobr></ins></output><input id="0tful"></input>

        1. <dl id="0tful"></dl>

        2. <output id="0tful"></output>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dl id="0tful"></dl>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output id="0tful"></output>

              <dl id="0tful"><ins id="0tful"></ins></dl>
              <dl id="0tful"></dl><dl id="0tful"><ins id="0tful"></ins></dl>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1. <output id="0tful"></output><dl id="0tful"><ins id="0tful"></ins></dl><output id="0tful"></output>
            2. <dl id="0tful"><ins id="0tful"><thead id="0tful"></thead></ins></dl>

              1. 摩登先生网

                本站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如违反国家法律请联系我们底部客服删除

                主页 > 历史 > 正文

                纳粹女人活体实验视频,纳粹活体试验项目揭秘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6-11-30 11:04:46

                所谓的活体实验就是在动物还活着的时候进行的一系列实验,在二战时期,日本和纳粹德国都在人体上进行了纳粹实验,例如在中国的731部队就用中国的活人做了很多人体实验,比如冻伤实验、毒气实验等等;纳粹德国也在犹太人集中营里做过很多活体实验。



                纳粹女人活体实验视频:

                纳粹进行活体实验的纪录片,真实的视频资料也有一些镜头,很少了!

                纳粹活体实验视频一:



                纳粹活体实验视频二:

                摩登男士:www.ceab.tw



                纳粹活体试验项目揭秘:

                首先,纳粹党人渗透到德国医务界,并在那里建立支部的。因为学者、医生、大学教师都是自由职业者或者是“反动分子”、犹太人或?#24067;?#20250;成员,所以纳粹党人对这个队伍来一个“清洗”,致使他们中的五分之二的人被开除出去。

                最后,希姆莱为了“科学实验”于一九三三年卖力地在种族研究的领域里创立了“遗传研究所”。一九三五年初,这个所把研究“日尔曼人祖先遗传”和研究“北欧—印度日耳曼种族”的特征和标志作为自己的任务。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遗传研究所”通过了一个扩大研究范围的新章程。这样终于在集中营里也进行了试验。一九四二年一月一日,祖先遗产协会合并到希姆莱的个人?#25991;?#37096;里,从此以后,它就是一个纯粹的党卫队的研究所了。该所领导人有:希姆莱(所长)、慕尼黑大学校长魏斯特博士教授和前书商协会秘书西韦斯。西韦斯当上了党卫队上校并起着重要的作用。
                 
                大多数涉及到人的试验均由遗传研究所发动,组织和投资。它到了最后拥有五十个专门?#30446;?#23398;研究所。西格蒙·德·拉舍尔博士就是其中的一位纳粹医生。

                摩登男士网:www.ceab.tw


                 
                拉舍尔是?#31449;?#21518;备队司令部的医生。他是通过?#20154;?#22823;十五岁的妻子尼尼才认识希姆莱的。一九四一年初,当时已经加入普通党卫队的他奉命去参加?#31449;?#34892;政区第七队(慕尼黑)的一个医学班。?#37096;?#26102;特别谈到了在高度飞行时的心理和生理影响。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五日,拉舍尔写信给希姆莱?#21512;?#22312;,我接到命令去慕尼黑?#31449;?#34892;政区第七队参加医学选修班。在这次学习期间,研究飞行高度至为重要,?#36824;?#21313;分遗憾的是,在我们这里还不能用活人进行试验,因为这种试验很危险,没有人自愿挺身而出。因此,我严肃地提出这个问题,是否有可能谨请提供两到三个惯犯进行这些试验?……显然,被试验的人员在进行试验时可能会死去,?#36824;?#36825;些试验将在我的参加下进行。它们对研究飞行高度至关重要,但不要象以前那样,在猴?#30001;?#19978;进行试验,因为猴子对试验的反应是与人完全不同的。”拉舍尔奉承希姆莱的“科学”狂的建议就这样被愉快地采纳了。于是希姆莱的秘书卡尔·勃兰特在一九四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回答拉舍尔说:“……我可以通知你,为了研究高空飞行,希姆莱显然乐意提供囚犯。”

                (原文链接:http://www.ceab.tw/lishi/15949.html,转载请注明)